晋城广电网>> 注册 登录

首页 | 新闻 | 图片 | 人物 | 爱心 | 清风 | 舆情 | 专题

晋网新闻频道    首页 > 人物 > 晋城人 > 正文

司剑虹:说唱明星 晋城制造

2015-03-25 14:03:44 来源:山西新闻网 作者:平客 编辑:李勤


舞台上的司剑虹很狂野

 
  仿佛是一夜之间,晋城的荧屏上不经意间出现了一个满嘴晋城话的“R&B高手”,也太日怪了嚎,这位穿着中山装,戴着近视镜的“大叔”竟然还晒了一张古天乐色的“古铜脸”。再一听听嘴里都嘟囔了些啥,“俺家屋儿住在黄花街,过去出门就圪眊不着天。除了灰,就是烟,炉圪渣圪堆了一条街……”,一时间,这首名为《说唱晋城》的“R&B”弄得地球上的晋城人都知道——天上掉下了个司剑虹。

  随后,一发不收拾的司剑虹相继推出了晋城方言版的《双截棍》《说唱晋城新编》《新农民之歌》《说环保》等说唱段子,当然,还有2008年的爆笑小品《过年》。其中“呼呼哈嘿”的《双截棍》还在2006年登上过中央电视台《乡村大世界》的舞台,而每年的晋城春晚呢,更是少不了司剑虹的面孔……

  这些脍炙人口的小品、段子,疾速地在晋城流传起来,从此也奠定了司剑虹在晋城“娱乐圈”的大佬地位,也算是“时势造英雄”,晋城人本来就不缺幽默,赵树理笔下的那些个人物里,谁不存着几个“段子”随口把玩,司剑虹所做的,就是把这些“段子”再加工再提炼再艺术化,借助现代媒体传播的力量,无限地扩展出去。

  解读司剑虹

  一半腼腆,一半狂野

  “逗乐也是生产力”,这可不是瞎掰,这几年来,每到晋城逢年过节演出,大伙总翘首企盼司剑虹的小品,这确确实实已成了人民群众的“集体习惯”。不过,满意不满意,群众说了算,葛大爷咋说来着:要相
群众!

  与那些没有什么教育背景的草根笑星相比,上世纪80年代毕业于山西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司剑虹可是个地道的文化人。

  当“大S”(司剑宏昵称,可不是台湾明星大S)还是“小S
”的时候,这家伙就在晋城钢厂“悄圪迷迷”地听不识字的老工人敲着虎钳、扳手说快板,窝在村头麦秸堆里听目不识丁的赶牲口把式说一套一套的俏皮话……他从小就心眼多,天生属“蜂窝煤”的:追捧高平鼓书、阳城道情、泽州秧歌,连同伴唱了个“马兰开花二十一”他都不放过,苦苦在心里默背22遍。听得多了,记得多了,琢磨得多了,联系群众多了,嘿嘿,这才动手“搞创作”。你说,这样生产出来的作品能不受群众欢迎吗?群众高兴了,社会能不和谐吗?所以说,逗乐也是生产力呢。

  舞台上的“大S”和生活中的他还是有些不同,台上多“卖巧”,台下多“卖乖”。“60后”的他,属于“心存理想”的一代,属于“多做少说”的一代,再加上他八年讲台的历练,让司剑虹有“娱乐圈”里难得的儒雅气,就像放在土鸡蛋里一颗洋鸡蛋,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样的性格和经历使得“大S”多少有些“腼腆”的卖乖特质呢,也让习惯了他台上的群众总有些担心:司,你也抑郁了?

  是不是“卖乖”就是他的全部,绝不是,你看台上他那股闹腾劲儿,经常是“导演催着让他下去歇一会儿”,这就是司剑虹“狂野”的一面,就是说,进入状态中时,平时安静的“大S”也要“发飙”了,这样的状态可能是舞台上、也可能是某次愉快的谈话中,总之,对了味儿的他折腾起来也“不让切”,狂野中流露出的是生活中的真性情。

  所以“一半腼腆,一半狂野”才是他性情的全部。他可以沉默不语、也可以如“话痨”般唠叨;他有时安静,但也爱折腾,时不时还可能像谢娜
一样“自来疯”一下;不过,虽然没学过表演的他,让“业内人士”一看,又成了“洋鸡蛋里的一颗土鸡蛋”,但也正是这没有人为雕砌的特点,给了他全部——你说赵本山是中戏毕业的还是上戏毕业的?都不是!都是从人民群众中走出来的,还是那句话:要相信群众!

  对话司剑虹

  把晋城的娱乐折腾到全国才得劲

  问:“生于‘文革’前夕,长于广阔天地”,以前的求学、生活经历,对今天的你来说,哪些比较重要,为什么?

  司剑虹:我觉得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挺沾光的,小时候多少吃过点苦,有农村生活的经历。小时候,寒暑假里我奶奶老带我回泽州高都老家。

  上学期间,我一直是比较内向的,我都觉得我怎么现在这么闹?

  后来,在钢厂听不识字的老工人敲着虎钳、扳手说快板,在村头听目不识丁的赶牲口把式说一套一套的俏皮话,还有奶奶随口说出的民谚民谣,我总觉得特别智慧,来劲儿。读赵树理的《李有才板话》,觉得就是身边的熟人。

  阅历绝对是一笔财富,所有的学习都有用,所有的经历都是积累。

  问:大学毕业后,从“八年讲台”到“十年电台”,现在回过头再来琢磨,两个 “舞台”有什么区别?

  司剑虹:从语文老师到电台主持,都是吃开口饭,卖嘴的。以前上课你在讲台上说,学生就在下面记,对你讲的每句话、每个字都得掂量。后来播音主持,听众更多,更不能含糊,对语言比较讲究,这点是一样的。总的来说,学校那阵学习环境最好,你学什么都可以,有时间,有条件。而电台则是另一种锻炼。

  我感觉在电台十年也没有在一中八年读的书多,在一中八年也没有电台一年接触的社会多。

  问:早期的《说唱晋城》,以及随后一系列的“方言小品”,再到各种方言Q版诗词歌曲,都是你的“娱乐文化产品”,怎么看待这些“孩子”呢?

  司剑虹:我很喜欢你用“娱乐文化产品”这个词,我的大部分东西都是娱乐第一,首先让人家开心。我自己最满意《说唱晋城》,从创作到表演特过瘾。小品《广播情》《情深深》《过年》和方言版《双截棍》是我比较满意的。

  问:好多人称你是“晋城的赵本山”,你喜欢不?

  司剑虹:愧不敢当,实不敢当。赵本山把东北田间炕头的民间曲艺弄到这地步——登堂入室,太厉害了。那是大师级的。

  其实我们晋城人的性格、语言相当有特色,相当丰富、幽默,表现力一点不比它差。山药蛋派名震一时,民间李有才大有人在,赵树理推崇的地摊文学土壤肥沃,只是我们在改革开放的今天认识不足,准备不够,跟新媒体的结合迟了一步,或者说主流媒体对他们缺乏关照。

  问:那个啥,写过《月子》的白云大妈说过,“没有绯闻的明星不是真正的明星”,成为晋城本土的大众娱乐明星,你也适当给读者爆点“猛料”吧。

  司剑虹:这个……有还是没有呀?

  问:这个可以有!

  司剑虹:这个真没有。真有的话也是……打死你我也不说。我基本属于中老年晋城人喜欢的那一类。那我继续努力吧,争取年轻朋友也喜欢。

  问:看你博客,最近又见你身影出现在CCTV《星光大道》上,和毕姥爷“勾搭”上了?

  司剑虹:首先声明,我是以助演身份蹭上《星光大道》的,是借了人家的光。

  最近晋城市城建档案馆刘金凤踏上央视《星光大道》,我以助演身份出镜,“家乡美”那一关我给弄了个《逛晋城》,算是把晋城方言带上央视舞台。

  问:如果说表演风格,你怎么给自己总结?又怎么评价活跃在春晚的那些“大佬”们?

  司剑虹:不敢说风格,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真实。老师、导演教我一些东西我会认真去学,但我不会很程式化、舞台化地去演,去装。说实话,我最喜欢赵本山、宋丹丹
。他们的表演根本没有刻意的痕迹!

  问:创作,创新都挺难的,尤其当观众认可你的风格之后,你怎么办呢。

  司剑虹:写东西,我是这样的,没感觉一段时间会憋得难受,有感觉时候很顺利,很快。我一般在床上半夜爬起来一气呵成,这样的东西往往不错,如果写写停停,想想写写,肯定弄不成。

  怀孕时间有长短,分娩只在一瞬间。

  作为电台编辑,创作这些本不是正业,但接触多了,你会发现其实我们晋城地方曲艺品种繁多,内容丰富,高平鼓书、阳城道情、泽州秧歌,不一而足。形式相当好,就是缺乏作品,我特别希望有更多的文学艺术家参与挖掘、整理、创新,让这些古老的好玩意儿在今天生动起来,娱乐更多人,让更多的人享受这份快乐!

  问:你会将晋城的娱乐引领到底吗?

  司剑虹:如果能有更多的人,更多有娱乐精神的朋友一起折腾,把晋城的娱乐折腾到全省、全国,那才得劲!

  本版撰文:平客

  《说唱晋城》精彩片段回放

  ……

  俺家屋住在黄花街,

  过去出门就圪眊不着天。

  除了灰,就是烟,炉圪渣堆了一条街。

  哎这会住的是单元楼,

  煤气、暖气甚都有。

  吃的喝的是不用愁,

  我喝米淇也配的是猪头肉,哎猪头肉!

  (哎哟,那叫啥呀?)

  你管俺家呢?有钱难买愿意!

  再也不用去拉煤,

  再也不用掏炉灰。

  天上迟早是蓝盈盈,

  那个云彩迟早是白净净。

  我计划办它个展览馆收栓些火柱、火口还有火古圈。

  不要看过去都不起眼,将来肯定值大钱,哎值大钱!

  两河治理不让切(不简单)

  你听我给你慢慢说。

  那过去是条臭水沟呀,

  两边都往里到恶水(脏水)。

  河里头漂的那都是些甚?咦得得!

  烂纸巾、烂套、烂铺衬。

  河沿上那路也本不好走,

  圪顶歪拐能崴了你脚指头。

  ……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联系方式】-【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
地址:山西省晋城市凤台西街广播电视中心
新闻热线:0356-2055545 E-mail:sxjcgdw@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5
晋ICP备09005984号 晋电子公告备[2009]017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晋备2008004号
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晋城广播电视台主办 晋城广电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