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广电网>> 注册 登录

首页 | 新闻 | 图片 | 人物 | 爱心 | 理论 | 舆情 | 专题

晋网新闻频道    首页 > 新闻 > 晋城 > 正文

鲁村的小寨阁

2018-11-28 10:46:15 来源:作者:祁素芳

鲁村的小寨阁
文·图/祁素芳

 

  我的童年时代是在故乡鲁村渡过的,那里有我玩耍嬉戏的乐园,有我至今犹存童年色彩斑斓的梦。

  我的故乡鲁村,位于晋城泽州县东北部,处于泽州、高平、陵川交界处,素有鸡鸣三县之称,有悠久的历史,深厚的文化,淳朴的民风,历史上是商业重镇,明清时期这座百年古镇商贾云集、商铺林立、楼阁高筑、居民稠密、繁华似锦。


  在晋城几乎没人不知道鲁村这个地方,上世纪鲁村在晋城地区鲜为人知,是因为鲁村在解放后成为人民公社所在地,公社管辖着周边的东黄石、西黄石、南城公、北城公、黍米山、东庄后、北尹寨、岸则、黄麓坡、河底、河东、崔庄、加上鲁村共十三个村庄,在人民公社时期,这十三个村庄在公社里称之为大队。与周边的十二个生产大队相比,鲁村人在交通、购物诸多方面较为便利,这让鲁村人有着些许的优越感。

  近些年鲁村名声鹊起是因为小米,2009年,央视的《走进科学》栏目报道了村里一个大家族十对双胞胎后,经科学化验鲁村的盛产的小米叶酸含量很高,长期服用叶酸含量高的女性比没有服用叶酸的女性,生双胞胎的几率高出一倍,因此鲁村因小米轰动全国、赚尽眼球。


  送礼送新鲜小米既实惠又营养丰富,晋城人送外地人土特产,亲朋好友坐月子送礼,小米首选的是鲁村小米,还怕人家不知道是大名鼎鼎的鲁村小米,购买时选购印有“鲁村小米”的包装袋。鲁村小米火了,百度输入“鲁村”两字,网页弹出来的众多的关于鲁村小米的网址,销量像雨后春笋唰唰地往上蹿。
 

  用小米面做的摊馍火了,晋城大街小巷卖摊馍的不管是不是鲁村人,不管是不是用的鲁村小米做的摊馍,一律挂着“鲁村摊馍”的招牌。紧跟着“鲁村牌”小米酒上市了,鲁村不止是一个村名,经央视这么一报道,成了亮闪闪的一个全国知名品牌“鲁村。”

  鲁村有几处地标,村东南的小寨阁,村东的玉皇庙,村西的泊池,村南的井坡,村北的祖师阁。

  乡村不像城市,街、巷、门牌号、楼号划分详细,村里人习惯用这几处地标说住址。

  “你家住在哪片?”
  “住泊池那片,”
  “你家住在哪片?”
  “住在东庙那,”
  “那你是谁家的?”
  “我是某某家的,”

  村大了去了,见了本村的也未必相识,尤其是年长的见了年轻人不相识,但一说家住哪一片,父辈是谁便会想起你家详细住址。

  前些日子我回了几次故乡,几位健在的老邻居尚能认出我之外,村中人大多已彼此不相识,我说我是鲁村人,长者先是一愣,诧异的问:“你家住哪一片?”

  “我家住小寨阁那,”
  “那你是谁家的?”

  我报出父母名字,问我的长者恍然大悟的笑着说“哎吆!认识,认识,我和你爸妈年纪差不多,都很熟,你爸妈身体都还好吧?”古稀之年的父母,彼此之间问候的首先是身体是否康健。
 


 

  阁,就是两层楼的房子,是建在村口交通要道上的城楼,一般是村里的制高点,在安全上有着防护作用,阁下走人走车,阁上建有庙宇供奉神灵。

  故乡的阁,这些古老的建筑,每座阁设计精巧,结构坚固,气势宏伟,阁上石雕匾额精美,阁是村民共同的财产,共同的崇拜,也是古村落的封面。

  鲁村有五个阁,村东玉皇庙外的财神阁,俗称黑虎阁,供奉的是《封神演义》中的赵公明,传说赵公明后被封为正财神,司掌世间财源,又因赵公明坐骑为一黑虎,被村里称之黑虎阁;村西泊池附近的三皇阁,供奉的天皇、地皇、人皇;村北井坡附近的祖师阁,供奉的玄武大帝;村西三官庙附近的文昌阁,供奉的文昌帝君;村东南的吕祖阁,供奉的是吕洞宾、药王、龙王三尊神像。

  村里的几处古阁,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中,合理利用可居住房屋,均分与穷苦的无房户,现在阁上都住有人家。

  我说的小寨阁就是村南吕祖阁,在村里都称之为小寨阁,我家住小寨阁附近,那是我童年夏日里的乐园之一,我童年常与玩伴厮混的有三处地方,一处是我曾写过的《故乡的友山轩》,就是村里的老油坊,另一处是紧邻小寨阁的果园,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那片漫山遍野生长着苹果树的果园已砍伐殆尽,我童年常攀爬的苹果树已无迹可寻。

  小寨阁建于清代咸丰年间,是与鲁村有着一河之隔的永宁寨张百万出资修建,在清代富甲一方的永宁寨大财主张百万,请风水先生看风水运势,风水先生站在宁寨高筑的寨墙上遥望四周,指着鲁村东南古老的商道,说:“在对岸的鲁村那坡道上修建一座阁,一可避免财运外流,二可保佑两村风调雨顺、百姓安康。”张百万听信建议,即刻差管家来鲁村商谈,愿出全部费用在此修建吕祖阁。


  小寨阁地势险峻,巍峨耸立,一条蜿蜒的青石板古商道从阁下通往与陵川相接的黍米山村。阁上石雕匾额镌刻着“凌云路”“行山钟秀”两块匾额,字体遒劲,气势恢宏。在明清时期,商业繁华鲁村古镇,大部分商品从这条古商道上通过骡马拉运而来,再经村中商铺林立的繁华老街上分销到高平方向。

  阁上院落严整,屋舍俨然,大门朝东,正面对果园,院内南面的大殿供奉着吕祖、龙王、药王三尊神像,小寨阁的建筑设计独特,外看阁为两层,内实为三层,院内南面的殿宇内有条暗层,可通过第二层的窗口远眺蒲河对面的永宁寨。


  夏日里,小寨阁下凉风习习,穿过田野的风裹挟着植物特有的芬芳,给阁下纳凉的人们送来劳作后的惬意,我常跟随在爷爷身后端了饭碗,坐在阁下青石板上吃饭,听着大人们聊着家常。或是晚饭后,腋下挟了凉席,在阁里平坦的地上铺展,我们围坐在一起黏着大人给我们讲故事,亦或是追逐着夜色中三三两两、忽前忽后点着荧光飞舞的萤火虫。

  我的童年没那么多作业可做,我也不是爱学习的好学生,应付完老师布置的那点课后作业,我和我的玩伴们常在阁下玩耍嬉戏,夏日里野菜茂盛,我们在田野里采了甜甜根、饼饼瓜之类能吃的野菜,不是就地分吃,是把大家采摘的集中在一起在阁下纳着凉风分吃,这叫有福同享。

  我年少时的想象力丰富,看着墙壁上斑驳的裂纹、湿痕都能想象成一副非同寻常的画面,小寨阁外墙上有一株从砖石缝里生长出的柏树,不知何年何月,本就不该在阁墙上生长的柏树遭到雷击,探出的树干拦腰截断,留在阁墙上的树根部经风吹日晒的雕琢,型似深褐色的龙头,我第一次发现这惊奇的景像,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惊喜的指着阁墙上的“龙头”呼唤玩伴们快看,“看,看那像什么?像龙头吧?”我的玩伴们似乎对这形似龙头的树根兴趣不大,毕竟那不能吃又不能玩。只是为应付我,看了一眼,“哦,有点像。”

  可我对龙头的兴致未减,每每经过,总不忘抬头看一眼高悬于阁墙上的龙头,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在童年的记忆里,小寨阁供奉神灵的殿宇只是在年节里由人烧香叩拜,平日里有住在院里的人家打扫,那院里恰有我的同学,因此我也常去小寨阁的院子里玩,但从未踏入塑有神像的殿宇内,年少的我兴趣多半在室外的游戏中。


  有一年春旱,河道干涸,大地龟裂,靠天吃饭的农人心焦如焚,空气中弥漫着灼灼的火气。午饭间,聚拢在饭场上的大人们望着炽热的太阳,商量夜间去阁上烧香求雨,各家都准备了供品。

  那日夜色降临,各家的男女老少在生产队长的招呼下聚集在小寨阁,摆上供品,虔诚的顶礼膜拜,祈求龙王开恩降雨,我跟在大人后面跪拜,蓦然间,想起阁外墙上那型似龙头的树根。


  许是久旱必有雨,许是求雨后龙王真的开恩降雨,没过几天,遥远的天际,滚来团团乌云,大雨顷刻而降,这一场大雨挽救了奄奄一息的禾苗。农人们站在屋檐下看着哗哗的大雨,尽享久旱逢甘霖的喜悦。我奶奶说:“那是小寨阁上的龙王显灵了。”

  小寨阁上东墙角嵌着一块古石碑,楷书字体笔力劲挺,碑文上镌刻着“此槐树乃脉气之盛,蹟也有益与风水之绵远,因而众家公置此树永远不准砍伐,公勒此此碑永垂不朽耳,光绪叁拾年四月。”大槐树在我母亲的年少时期就已遭砍伐,唯留这块护树碑诉说着这里曾经生长着一株参天大槐树,而此石碑想必是后来维修小寨阁嵌入墙角的。
前些日子,我邀了友人,同游故乡,特拓此碑文,便于保留故乡历史的印记。

  而今,巍峨高耸的小寨阁,经历了百年风雨岁月的洗礼更显沧桑,供奉神像的殿宇墙体裂了缝隙,斑驳的门窗早已蚀透,穿阁而过的古商道荒草重生,阁外墙上那悬着的树根依在,只是,我年少时左看右看酷似龙头的树根,而今,再左看右看却难寻龙头的影子,算来,我发觉那树根像极了龙头距今已经近四十年了,岁月不曾绕过谁,龙头树根亦如此。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联系方式】-【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
地址:山西省晋城市凤台西街广播电视中心
新闻热线:0356-2055545 E-mail:sxjcgdw@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5
晋ICP备09005984号 晋电子公告备[2009]017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晋备2008004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6-2055545 举报邮箱:sxjcgdw@163.com
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晋城广播电视台主办 晋城广电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