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广电网>> 注册 登录

首页 | 新闻 | 图片 | 人物 | 爱心 | 理论 | 舆情 | 专题

晋网新闻频道    首页 > 新闻 > 晋城 > 正文

再见,古矿(三)

2018-12-27 10:24:20 来源:作者:祁素芳

  古书院矿曾是晋煤集团的奠基矿井,始建于1958年,核定生产能力330万吨/年,因煤炭资源枯竭,为响应国家“三去一降一补”的政策号召,根据山西省化解煤炭过剩产能的总体安排,古书院矿于2017年正式停产、关闭。从此  有着59年历史的矿井,退出历史舞台。从此,古书院矿辉煌不再。

  从此,古书院,将成为晋城一个普通的地名,和一群人心中永远的回忆。带不走的是古矿的记忆,回不去的是古矿的辉煌,留不住的是时间的流淌,岁月的帆,在回忆的目光下渐行渐远……
------题记



  严冬,凛冽的寒风中,张明亮一溜小跑的赶到古矿西区外的公交车站点,早六点的大街上冷冷清清,公交车站点的宣传广告牌上大幅的明星广告在昏黄的路灯照耀下少了生气。张明亮等的不是公交车,是寺河二号矿井的班车,张明亮向着班车来的方向望去,在他的视野内没有一辆大客车的影子,看看时间,班车这个时间点该到这个停车点了啊?张明亮点燃一支烟,顶着寒风狠狠地吸了两口,暗骂,日他娘的,又不发班车了?昨晚睡前看天气预报,预报有小雪,可这雪没个时间观念,有时候说好的要来晋城,结果半道上跑别的地方去玩了,忽悠的晋城人民空欢喜一场,吓得寺河二号矿井的班车不敢出门。天气预报雨雪、大雾天气,寺河二号矿井班车停发,说停就停,班车就这么任性,适合在家窝在被窝里睡觉的日子,上什么班啊,可张明亮不敢玩任性,迟到早退都不敢,哪有班车胆肥,任性到毫不顾及在市区居住的矿工怎么去到寺河二号矿井。

  2016年开始,古矿大会小会的动员职工转岗再就业,张明亮在2017年夏,眼看矿井关闭的前三个月,匆匆报名寺河二号矿井的电工,本科学历的张明亮有着二十七年的工龄,有高级电工技师证,当看到寺河二号井招聘岗位一栏“井上电工”时,眼睛亮了,这岗位正适合自己,而且,寺河二号矿井在泽州县川底附近,离城40多公里,与其它矿相比,离家近。经过一番考核,张明亮与二十多名古矿洗煤厂的工人偕着一颗彷徨、迷茫的心,踏上陌生的寺河二号矿井。

  寺河二号矿井是晋煤集团所属的小型煤矿,许是因为这座矿井太小,那天为这二十多名在古矿工作均有二十多年工龄的老工人送行的古矿领导,并未像以往奔赴其他矿井的工人一样发表一番激励人心的感言,并未像转岗其它矿井的工人一样合影留念,并未像送行分流其它矿井的工人一样,送上最后一份礼物——一个旅行包装着的几样生活洗漱用品。

  寺河二号矿井与晋煤集团所属的其它矿井相比,真的是太小了。与有着59年历史的老矿井古矿比,寺河二号矿井规模大概比古矿的洗煤厂区大那么一点点吧。



  张明亮并未如愿从事预想中的电工工作,刚到寺河矿井,这二十多名大多从洗煤厂分流过去的老工人一切都得服从领导安排,今天打扫卫生,明天机电维修,后天电焊切割,总之,做到“我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好员工。

  古矿与寺河二号矿井工作环境的大不同,刚上岗时正值酷夏,骄阳似火,原先在洗煤厂室内从事体力劳动,工作环境突变到室外的烈日下,几天下来,张明亮病倒了,头痛、恶心,晕晕乎乎的倒在宿舍的床上,想喝口水,伸手一摸,床头的水杯只有几滴,听着同室舍友鼾声震耳,睡梦沉沉,张明亮只好拖着病躯到楼道水房接了一壶水,好在床头柜里备了一些常用药,张明亮一仰头咽下四片藿香正气胶囊,睡到上工时感觉好受一些,想想,再熬一下午,晚上回去吃点药,好好睡一觉就好了。人在中年的张明亮,老婆无业在家照顾上学的孩子,养家的经济重担落在他一个人肩上,他不敢矫情到身体一不舒服就请假休息,一是请假难,二是按规定请假误一天工扣一天工资。
半年过去后,工作部门总算稳定,寺河二号矿井正投建洗煤厂,从古矿分流过去的二十多名老工人,大多是洗煤厂的,有着二十多年积累的工作经验与专业技能,在选择岗位时,他们大多选择从事洗煤厂的工作。

  但是,寺河二号矿井投建的洗煤厂与古矿洗煤厂技术完全不同,古矿洗煤厂是水洗,而正在投建的是风力洗煤,设备与技术上的完全不同,迫使这些老工人重新开始学习,为学习新的风力洗煤技术与机器设备的操作使用,背井离乡走进荒凉的内蒙地区黄玉川煤矿,实地跟着黄玉川煤矿煤矿的师傅们学习新技术。

   在繁重的劳动,紧张的学习与考试中,张明亮与同时分流的工友们结伴同行,早出晚归,风雨无阻,他们大多居住古矿,离家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住宿舍远不如居家舒适。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他们宁愿早起晚归回家住,不愿住宿舍。

  为节省交通上的费用,住在矿区的几个轮换开车,在市里未交通限行前,因寺河二号矿井停车位的紧缺,矿区内规定限停,不是限行是限停,一星期尾号单数的停放,一星期尾号双数的停放,按星期轮换停车,不允许停车肯定没法开车啊。18年11月市政府为环保问题下达限行通知,这些单双的数字,开与不开,停与不停的问题,搞的不得不每天推算该谁开车,谁能开车,遇到雨雪天气,谁敢开车?

  比交通问题更难算的是口袋里那点钱,小煤矿工资低到让人目瞪口呆,二十七年工龄的张明亮八月份工资不足两千四,九月份工资不足一千九,前半年工资更是羞涩,每每与分流到大煤矿工友聊到工资这个话题,都羞于说出口,别说大煤矿,就连与分流到晋煤集团物业看门岗的工资也没法比,看门岗月工资都在三千多,可他们呢?怎么好意思说跑这么挣了一两千。

  张明亮这点工资与年轻人相比高几百块,年轻人工龄低,月工资基本不过两千,可年轻人比张明亮活的潇洒,上有父母经济帮衬,下无儿女伸手要钱,日子过得无忧无虑。

  与张明亮每天同行的老王,老婆原在古矿洗煤厂工作,夫妻俩不能都分流外出挣钱,孩子不管啊,挣钱养家还的得靠男人,夫妻俩商量,老王上班,老婆写了内退申请在家照顾老的小的,老王老婆内退后每个月有一千七百多的工资,可老王的日子过得也是捉襟见肘,老王前年刚买一套新房,房贷还没还完,老王这点工资,仅够还每个月的房贷,家里日常开销全靠老婆那一千七百多的工资。

  “这么点工资,别说养家,那你们自己基本生活都不够啊?”大煤矿工资高的工友惊问。

  “怎么活,工资低也得活啊,日子过得紧吧,年轻人都是啃老,我们这帮老家伙实在不行动用存款。”张明亮手里夹着的半支劣质烟冒着烟圈,在袅袅升腾的烟雾中,张明亮微微一笑。

  用他们的话说:“日出东山苦也一天,乐也一天,不如乐着过。”

  入不敷出的生活,张明亮依然乐观,每天同这帮古矿分流过去的工友早出晚归,结伴同行。因了古矿这段缘分,原本不熟悉的他们,分流后情谊更加深厚了。

  时光荏苒,岁月无声,转眼间,张明亮他们分流到寺河二号井已一年过,人在中年的他们为了生存,这一年多用心学习新工作岗位上的技能知识。他们憧憬明年,2019年,工资待遇能有所提高,新建的洗煤厂能顺利投产。

  “嘀嘀”两声车鸣声,同住古矿的工友老李摇下车窗,“快走啦!”在昏黄的路灯背光面,老李的脸如同一张剪影。车上挤着五个老男人,他们的车在凛冽的寒风中离古矿越来越远,离寺河二号矿井越来越近。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联系方式】-【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
地址:山西省晋城市凤台西街广播电视中心
新闻热线:0356-2055545 E-mail:sxjcgdw@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5
晋ICP备09005984号 晋电子公告备[2009]017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晋备2008004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6-2055545 举报邮箱:sxjcgdw@163.com
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晋城广播电视台主办 晋城广电网版权所有